上海工人的年平均工资不超过1000元-灯塔新闻网
点击关闭

工厂-上海工人的年平均工资不超过1000元-灯塔新闻网

  • 时间:

王力宏为医护唱歌

中國汽車產業的騰飛密碼,大都鐫刻在那些不起眼的細微之處。

2012年,已經退休的鮑安榮再回大眾工廠,他神色激動的說道:「我一輩子工作在嘉定,也在這裏見證了中國汽車產業對外開放而『從無到有』的成長軌跡。」

「把我國製造業和實體經濟搞上去,推動我國經濟由量大轉向質強」,是習近平總書記近日在河南考察時,從扎紮實實實現「兩個一百年」奮鬥目標的高度,對抓好製造業、抓好實體經濟提出的明確要求,而汽車產業作為實體經濟的支柱產業,是國家製造水平的綜合體現,歷來被多數汽車強國看作是「製造業之王」。

這位工科出身的湖南人在大眾的工廠內信步走了一個多小時,一言不發。造訪工廠結束后,在車間外,德國工程師悄悄地告訴他:「有一條路從汽車製造廠內穿過,那些馬路上揚起的每一粒灰塵,最後都會出現在工廠生產的每一輛桑塔納車身油漆上。」

不久,李書福又回來了。這次和他一起回來的,還有一台氣勢洶洶的壓路機——李書福親自開着壓路機,當著所有員工的面,把100輛汽車碾成了一堆廢鐵。

那時候,在上海大眾造車廠上班的正式工人,是上海丈母娘找女婿的首選,也是受上海小囡追捧的「有為青年」。那個年代,女婿登門見丈母娘什麼都不需要準備,只需穿上上海大眾造車廠的工作服,就能讓石庫門裡裡外外的鄰居艷羡不已。

在當年,上海工人的年平均工資不超過1000元,而桑塔納小轎車要20多萬元,不吃不喝也要幹上200年。鮑安榮有點眩暈,又有些期待。

在寶馬中國的供應商序列里,達到這個標準的公司還有福耀玻璃、首鋼股份、立中集團等公司,他們分別為寶馬提供汽車鋼板、汽車玻璃、汽車輪轂。

崢嶸歲月在李書福高中還沒畢業的1979年,杭州街頭悄無聲息的出現了幾個「鄉下人」。他們是一群農民,為首的叫魯冠球,是杭州蕭山一家萬向節廠的廠長。

正是在這樣的「工匠精神」的驅使下,新晨動力實現了令業界震驚的「0PPM」——既每100萬個零部件,實現0缺陷。

朱鎔基下令改道的前的1984年,上海大眾汽車廠就已經在安亭成立了,合資公司奠基成立的當天,鮑安榮作為工人代表就在現場,奠基儀式進行時,台下的領導悄悄附在他的耳邊告訴他:「以後,我們安亭會通煤氣,馬路上的車子會越來越多,你也會擁有自己的車……」

如今,鮑安榮的兒女後人們,也接過父輩的旗幟,投身中國汽車工業的新一波發展浪潮中。在今天,一代代的汽車人,前赴後繼地幫助中國汽車工業成長,成為中國汽車工業最堅固的基石。同時,他們也依託汽車行業,成全了各自的人生。

這是類似海爾張瑞敏怒砸冰箱一般的壯舉,在吉利造車史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影響。當天,在場的很多工人流下了滾燙的淚水,不知是因為心疼,還是因為屈辱。

當第一輛「吉利豪情」汽車下線的時候,李書福大擺宴席100桌,向全國官員和加盟經銷商發出超過700張請帖,結果讓他始料不及——除了一個分管工業的浙江省副省長到場外,90桌菜肴空無一人,無人享用。

第二天,一切如常。早晨6點半,大眾的德方副總經理驅車駛往工廠上班,就在快要到達目的地的時候,他們遭遇了「堵車」。他和司機下車去查看,卻發現不知何時,一輛巨型吊車橫卧在馬路中央,將路堵死。

鮑安榮聽完心潮澎湃,他見過德國人,他聽過德國人向他描繪的國外的「美好生活」場景,電燈電話、汽車洋房,這樣的生活,在當時還相對閉塞落後的中國,是無法現象的。

因為他是鄉鎮企業,根本沒有資格入場,魯冠球一咬牙說:「沒事,不讓進場我就在外面擺地攤!」正當他們在賣力推銷產品的時候,突然從樓上潑下一盆冷水,在凜冽的冬日將他們澆了一個透心涼。

截止2018年12月,德國豪華汽車品牌寶馬在中國擁有378家供應商,80%零部件可以實現本土化生產。在它的瀋陽鐵西工廠,每天有來自全國各地的超過1000萬的零配件被送進廠內。

這不是最寂寞的,讓李書福感到憋屈的是,吉利汽車人通宵達旦「敲」出來的第一批量產車,完全不符合上路標準。

產業騰飛在華為公司內部,曾經流傳過這樣一個笑話:1997年底,任正非換了一輛寶馬730,他在兜風的路上,遇上了IBM的老闆郭士納,任正非沖他大喊:「開過寶馬嗎?」郭士納不理會,任正非再喊:「開過寶馬嗎?」郭士納依舊不理會,第三次遇到后,任正非又喊,郭士納火了:「你嘚瑟個屁!」任正非焦急地說:「不不不,我是想問,這寶馬的剎車在哪兒?」

不止德國人看到了中方造車的決心,大眾製造廠的安裝工人鮑安榮,也感到了上海市政府對於大眾工廠的非凡之禮遇。

產業築基1988年4月的一天,剛履新上海市市長才3天的朱鎔基突然造訪安亭。

沒有人知道這是何人所為,但是,從那一天開始,穿越工廠的馬路就此打住了。當天下午,周圍道路開始挖掘施工,德國人長舒一口氣,這條上上下下、里裡外外,扯皮糾纏了超過3年的路,就此掉頭向別處。

很快,紮根在上海大眾的鮑安榮成了家,生了孩子,買了房子。1999年,鮑安榮買了一輛大眾桑塔納,他成為當時上海街頭為數不多的私家車主。

在今天的中國,為整車廠提供零部件的企業超過10萬家,自主零部件廠年產值超過2.8萬億,從業人員過千萬。它們星散在世界各地,成為了中國汽車工業的一部分,支撐中國汽車產業的飛速前行。

多年後,李書福在吉利獲得「准生證」后,寫過一首詩:「不認輸,不低頭,擦乾眼淚堅持住,該受的苦,我來受,該走的路,我清楚。」

在當時缺重、少輕、轎車空白的中國,德國人第一次直面感受中國人造車的決心!

企業交付率高,部件質量可靠,這是如今寶馬給他的合作夥伴打下的標籤。2019年7月,寶馬集團組織一大波媒體人參觀寶馬的零部件供應商,在參觀為寶馬獨家提供發動機曲軸的新晨動力工廠時,廠區的工作人員現場展示了一根曲軸。

朱鎔基聽完沉默了半晌,點點頭說:「如果這條路24小時之內沒有封閉,請打電話給我。」

按照檢測標準,這根曲軸完全可以通過任何機器的檢測,但是,新晨動力的工作人員依舊將這根曲軸定義為「次品」,因為在這根曲軸的一個齒輪上,有一個微不可見的划痕。

「那個真是冷啊,冷到了心裏。」多年後,已經身為上市公司「萬向錢潮」財務總監的阮勝利回憶往事,仍忍不住紅了眼眶。

淋雨試驗的時候,外面下大雨,車裡下小雨;不止是水,天氣乾燥的時候,連外面的灰塵也落了一儀錶台。李書福面對着這第一批100多台的量產車,一言不發的扭頭就走了。

在今天的中國,為整車廠提供零部件的企業超過10萬家,自主零部件廠年產值超過2.8萬億,從業人員過千萬。它們星散在世界各地,成為了中國汽車工業的一部分,支撐中國汽車產業的飛速前行。中國汽車產業的騰飛密碼,大都鐫刻在那些不起眼的細微之處。

因為他們生產的萬向節沒有銷路,為了賣出產品給員工發工資,魯冠球帶着推銷人員四處「走穴」,得知中國汽車零配件訂貨會在山東膠南召開后,魯冠球帶着自家的產品趕去參加。

今日关键词:韩国11名军人确诊